无胸怀做惊心动魄,
亦无心思等细水流长。
自当辗转,
应得不安。

【荼岩】金风玉露 01

一个仙非仙道非道武非武文非文的故事。迟了一点,但是能凑上一点他们相逢的时间就好。碰到就是快事。


人间一相逢,风月好幸事。


01


神荼行至燕坪时,端午过了五天。他到翠屏阁点了酒菜,坐到临窗位置,放眼望去,窗外春水碧山绿成茫茫一片,甚至分不清边界。


杯中斟着温好的黄酒,湖面的水汽扑面而来。风冷而柔,酒温且辣,当得自在二字。


他算了一下日期,离北方陇所大比还有十日。燕坪已属北塞,陇所近在眼前。陇所是漠北黄沙里少见的一块绿野,四周山地圈出的一方宝地。


他吃完酒菜,留下银钱,出门寻了一家偏僻的客栈留宿。上楼时一只毛色深黑如墨的狸猫攀...

八百年没写过喻黄相关的东西了,心情何止一个复杂二字。

看到了那个挂给给的po,觉得还是拿线稿说明一下好了。拿彩图和黑白图叠没什么意思。

不懂绘画,大概说说我的感受。首先落哥的线稿是从挂人po里直接截图下来的,不会出现为了证明而翻转伸缩之类的事情。为了能够显示得更清楚,我把落哥的图换了色调。想法都在图里了。

最后一张是动画截图。这个角度还真是挺容易撞的。so what

接下来说说我的主观感受。这两张图带给人的感受是很不一样的。落哥的少天相对更成熟,更凌厉,更执着。给给的相对更稚嫩一些,表情来说,更柔和一点。姿势上讲,落哥的烦烦剑直指向前,同样是锐利而带着杀气的;给的是做防守姿态,也和脸上的表情相符合。

我又来了(…)

P2里面的文字来自Leonard Cohen的Half the world。我一直很喜欢最后一句“And half of the perfect world is found." 有种狂热地一见倾心又了然着故作矜持的颓废浪漫。

我大概是疯了……基督山伯爵/王尔德,19世纪的禁忌之恋(别信)依然感谢微博上太太们的图片资源,感谢。

不太想拉到真人,starring写的就是John Reese/Harold Finch。中间Sense and Sensibility,理智与情感,大家都懂。

最底下是改自ME的一段话,放在P3了。

“我想到我们走过老旧而破败的街道,进行着有关生存与死亡的交谈…”



P1 活着的人踏入被遗留的空房,死去的魂灵飘去老地方。

P2 窗外有人冒雨而来。

后面基本是给自己P的手机背景和电脑背景。

感谢在微博上发图的太太们……不好意思存太多已经记不清是哪个好心的太太了……

【荼岩】轻装简行 (下)

安岩逃课去和他约会。课上装作漫不经心把手机藏进位斗发短信,课间偷偷从那个长满藤蔓的栏杆翻出学校,看到神荼已经开着他师父的教练车等在路边。他跳上副驾驶座,任由神荼把他带到各种地方。收音机一刻不停放着音乐,音响的杂音像是另一种乐器。他们隐隐感到一种成瘾的疯狂恣意,像是控制不住地下坠。风刮过他们的脸颊,从大开的车窗涌进来,从呼啸的城铁边卷过来,从汹涌的海潮上推过来。海边雾气浓重,他们绕过八种行道树,走到沙滩上,停在一间简陋的小店前。


水雾让两个人的衣服都湿漉漉的。放眼望去,白茫茫的大雾里一片靛蓝的海洋。


安岩打了个哆嗦,他有点冷。


神荼看在眼里,...

【荼岩】轻装简行 (上)

No longer will I curse the bad that I have done.

——《Future starts slow》


他醒来的时候阳光切开窗帘的裂口,照进地上酒瓶的绿色玻璃。淡淡的青金色反光中微小的尘埃肆意飘舞。

头疼得要裂开,安岩抬手把眼睛捂上躲避那一点光线,手背的皮肤被阳光轻灼着发热。他翻了个身,于是腰侧的皮肤也晒进了阳光里,新纹的红色纹身也在发痛发烫。

眼前是一团暗色,只有细细的血管一样的浅红光晕游走。听觉因而敏锐起来。他听到一个轻轻的脚步声,然后那个酒瓶被人捡了起来。

神荼永远发凉的手指压在他腰上,避开了刺青。安岩闭着眼伸手抓住他,被对方用捡起来...

一个写手问卷

大部分都是荼岩。谢谢宝宝叫我 @久未居 。


1. 最擅长的写法/梗是什么?回答并试写一小段(几句话或一个片段均可)


233没有最擅长的写法,大概是无病呻吟的絮絮叨叨。

最喜欢的梗倒是有,喜欢写夜里窗口能看到的风光,喜欢写雨天,喜欢不开灯的房间。


贴窗能感到冬日的寒意,手指按上去有五个椭圆的指纹,晕出环状的白雾。自顶楼望去能看到SPA的彩灯招牌立在一溜街灯旁边。北京雾霾很大,像是在下雪。


2. 最不擅长,但非常喜欢读到或者看别人玩的风格/梗是什么?请描述一下。


……什么梗我都不擅长啊...

在看到安岩的时候他才隐隐约约地想起来他们有多长时间没有见面了。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能在这样漫长的时光中笃信能够再见到他。但是从他在沙滩上独自一人醒来时他就有这样的信念。总有一天能再见到他的。他知道这不是他一个人的执念而是两个人的。他们都努力地伸出手就可以双手交握。


曾经安岩就是这样找到他的。如今他也是这样找到安岩的。


怎样的艰难险阻万水千山前他都怀有着这样的想法。现在他终于见到他爱的人了。


安岩和之前样貌变化不算太大,但气质隐约凛然了一点。带着初现的骄傲,从开始不服输的赌气一点点被磨砺成如今意气风发的模样。偶尔也会抿着唇角面貌严...

© 叶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