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行千里,醒时仍在床。

【孤曦】入梦何梦(全)

孤剑我的心,曦月我的肝,孤曦我的小心肝(…)

说起来肝出曦月之后孤剑依旧不知在哪里,若有一天能抽到,就开车吧_(:з」∠)_


日光最足的时候,孤剑肩膀被人碰了一下。他睁眼,正看到灼灼一朵桃花翩然落在膝头。

曦月刀正坐在他头顶桃枝上,嘴角噙着一丝戏谑的笑容,见他看过来,小腿轻弹,短靴磕上他肩膀。


孤剑蹙眉,低声警告,却也没带半分怒气:“曦月。”

曦月便笑吟吟地同他辩解:“你不是说黑衣经脏,看在我特意来找你的份上,便不要介意这些了,行也不行?”

孤剑答道:“不行。”

曦月失笑,从桃枝上一跃而下,轻轻巧巧落在他身边,凑过去唤他:“孤剑,别这么无情啊。”

他头发几乎不曾认真打理过,飞蓬着挠在孤剑颈侧...

【孤曦】入梦何梦

在这个致力于推广阴剑阳刀先敌后友的游戏里,热衷剑攻刀受。

上课的时候没电打游戏,随便写写,有时间补完。

日光最足的时候,孤剑肩膀被人碰了一下。他睁眼,正看到灼灼一朵桃花翩然落在膝头。

曦月刀正坐在他头顶桃枝上,嘴角噙着一丝戏谑的笑容,见他看过来,小腿轻弹,短靴磕上他肩膀。


孤剑蹙眉,低声警告,却也没带半分怒气:“曦月。”

曦月便笑吟吟地同他辩解:“你不是说黑衣经脏,看在我特意来找你的份上,便不要介意这些了,行也不行?”

孤剑答道:“不行。”

曦月失笑,从桃枝上一跃而下,轻轻巧巧落在他身边,凑过去唤他:“孤剑,别这么无情啊。”

他头发几乎不曾认真打理过,飞蓬着挠在孤剑颈侧。孤剑没动,敛着眉不去看他,也并没有...

【荼岩】金风玉露 01

一个仙非仙道非道武非武文非文的故事。迟了一点,但是能凑上一点他们相逢的时间就好。碰到就是快事。


人间一相逢,风月好幸事。


01


神荼行至燕坪时,端午过了五天。他到翠屏阁点了酒菜,坐到临窗位置,放眼望去,窗外春水碧山绿成茫茫一片,甚至分不清边界。


杯中斟着温好的黄酒,湖面的水汽扑面而来。风冷而柔,酒温且辣,当得自在二字。


他算了一下日期,离北方陇所大比还有十日。燕坪已属北塞,陇所近在眼前。陇所是漠北黄沙里少见的一块绿野,四周山地圈出的一方宝地。


他吃完酒菜,留下银钱,出门寻了一家偏僻的客栈留宿。上楼时一只毛色深黑如墨的狸猫攀...

八百年没写过喻黄相关的东西了,心情何止一个复杂二字。

看到了那个挂给给的po,觉得还是拿线稿说明一下好了。拿彩图和黑白图叠没什么意思。

不懂绘画,大概说说我的感受。首先落哥的线稿是从挂人po里直接截图下来的,不会出现为了证明而翻转伸缩之类的事情。为了能够显示得更清楚,我把落哥的图换了色调。想法都在图里了。

最后一张是动画截图。这个角度还真是挺容易撞的。so what

接下来说说我的主观感受。这两张图带给人的感受是很不一样的。落哥的少天相对更成熟,更凌厉,更执着。给给的相对更稚嫩一些,表情来说,更柔和一点。姿势上讲,落哥的烦烦剑直指向前,同样是锐利而带着杀气的;给的是做防守姿态,也和脸上的表情相符合。

给...

我又来了(…)

P2里面的文字来自Leonard Cohen的Half the world。我一直很喜欢最后一句“And half of the perfect world is found." 有种狂热地一见倾心又了然着故作矜持的颓废浪漫。

我大概是疯了……基督山伯爵/王尔德,19世纪的禁忌之恋(别信)依然感谢微博上太太们的图片资源,感谢。

不太想拉到真人,starring写的就是John Reese/Harold Finch。中间Sense and Sensibility,理智与情感,大家都懂。

最底下是改自ME的一段话,放在P3了。

“我想到我们走过老旧而破败的街道,进行着有关生存与死亡的交谈…”



P1 活着的人踏入被遗留的空房,死去的魂灵飘去老地方。

P2 窗外有人冒雨而来。

后面基本是给自己P的手机背景和电脑背景。

感谢在微博上发图的太太们……不好意思存太多已经记不清是哪个好心的太太了……

【荼岩】轻装简行 (下)

安岩逃课去和他约会。课上装作漫不经心把手机藏进位斗发短信,课间偷偷从那个长满藤蔓的栏杆翻出学校,看到神荼已经开着他师父的教练车等在路边。他跳上副驾驶座,任由神荼把他带到各种地方。收音机一刻不停放着音乐,音响的杂音像是另一种乐器。他们隐隐感到一种成瘾的疯狂恣意,像是控制不住地下坠。风刮过他们的脸颊,从大开的车窗涌进来,从呼啸的城铁边卷过来,从汹涌的海潮上推过来。海边雾气浓重,他们绕过八种行道树,走到沙滩上,停在一间简陋的小店前。


水雾让两个人的衣服都湿漉漉的。放眼望去,白茫茫的大雾里一片靛蓝的海洋。


安岩打了个哆嗦,他有点冷。


神荼看在眼里,...

【荼岩】轻装简行 (上)

No longer will I curse the bad that I have done.

——《Future starts slow》


他醒来的时候阳光切开窗帘的裂口,照进地上酒瓶的绿色玻璃。淡淡的青金色反光中微小的尘埃肆意飘舞。

头疼得要裂开,安岩抬手把眼睛捂上躲避那一点光线,手背的皮肤被阳光轻灼着发热。他翻了个身,于是腰侧的皮肤也晒进了阳光里,新纹的红色纹身也在发痛发烫。

眼前是一团暗色,只有细细的血管一样的浅红光晕游走。听觉因而敏锐起来。他听到一个轻轻的脚步声,然后那个酒瓶被人捡了起来。

神荼永远发凉的手指压在他腰上,避开了刺青。安岩闭着眼伸手抓住他,被对方用捡起来...

© 叶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