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行千里,醒时仍在床。

√2好啊!完美!毕达哥拉斯证无理数就是证的根二!四舍五入就是在暗示何猜想是撒德巴最初最重要的不理性!这是什么,这就是爱情!双北锁了!还是那种要手动开方打开的锁!第一季先导片那种!

【双北】笔友

撒德巴×何猜想

 

 

如同每一个成功的数学家那样,撒德巴有一个笔友。

 

数论里,最被广为人知的定理来自纸页边缘和信件。撒德巴有时候会想,费马之所以享有如此崇高的声誉,会否是因为人们迷恋那种举重若轻的态度。

 

撒德巴想要成功。甚至,他想要辉煌的,如同第一颗原子弹一样辉煌的成功。

 

所以他最珍爱的一个猜想要写在信件里,像一句随意谈起的家常。而收到他信件的那个人要足够特殊:他要足够信赖他,他要足够心思纯净,他要足够聪明,他要在看到那个猜想的那一刻被他精心准备的子弹击中心脏,因纯粹的震撼而感到一秒钟的窒息。

 ...

撒霸王×何痴情 


蔡文化要从镇上搬走了。撒霸王被他叫去当苦力。他欠着对方一个很大的人情,做多少苦力也抵不上。蔡文化也没指望着他还,也没拿这一点要挟他。


撒霸王问起的时候,蔡文化只说是欣赏他,谢谢他帮他完成了他想做的事情。后来稍稍改口,说是有人替他还过了。这个人是谁,撒霸王一想就知道。但蔡文化松口时,那个人已经离开,撒霸王没有回答,也的确想不出来该说什么话。


人的记忆由人搭建。一刹间太多人离开了他身边,走到了不可寻的天涯海角。对于撒霸王来说,就仿佛一个梦分崩离析。


现在蔡文化也要搬走了。


有一辆老...

前关中

高建瓴梦到自己站在屋角的飞檐上,面前是连绵不断的瓦片屋顶。他抬脚,踏上屋脊那一条线,左边是月光,右边是阴影。


他仿佛是以观众视角远远看自己。深夜,明月,浓艳的蓝色里,起起伏伏的房顶像是海浪迎面而来。他自己站在画面九宫格左下角的那一星,脚踩着光影的分界,也踩着地平线。


他平平踏出了一步。这是他踏出的第一千零一步。高建瓴直直地坠落,他在风里闭上眼睛。


————


洛侯万贯七岁时,就已经让狂斜出鞘。

再前一任,黄蓓河十三岁时,也拔出了狂斜。

而高建瓴已经二十五了。狂斜依然稳藏鞘中,不摇不动。


甚至五年来,他还没有试过去拔剑。

高建瓴道:”...

【也青】浪浪滔滔



王也几近开窍的时候和诸葛青快大半年没见过面了。他一个人呆在宿舍,屋里又潮又闷,压得人喘不过气。床边一个小电扇边转边吹风,嗡嗡声里他听见楼里不知道哪间屋子里的床吱吱呀呀开始响。一会儿隐隐一声,一会儿又一声。王也心想不是吧又来了,从假期开始就没停过,哥们你真行啊。他往床上一倒,撩起老头背心消汗。窗外暴雨疯了一样往窗户上砸,这种铺天盖地的雨声里隔壁的声响也隐隐约约的,好像是停了,又好像一直都欲拒还迎地在响。

王也无事可做,关了灯躺回床上发呆。这回哪里都是暗沉沉的了,他开始神游,想:诸葛青。

然后王也懵逼了,心想这小子怎么从脑子里冒出来了,这不是想兄弟的时候啊。

这念头一起来就打不住。他一边...

“喂?您哪位?”

“我啊。”

“啊?”

“我呀,老王,您这都听不出来了?”

声音有一阵又轻又飘。

“……哟,青啊……唉这儿信号真不成……”

“正是山人。我有点伤心了啊老王。”

“哎哟可别,给您赔罪啊,别伤心。您这不是开场太像诈骗的了吗。”

嗤笑一声。

”那您说我骗什么呢?“

”我哪儿知道啊。“

”道爷,您算算啊。“

”不算不算,算什么,算不出来,忒折寿。“

”那可怎么办啊,这天聊不下去了啊。“

”唉。“

”唉。“

”你怎么也跟着叹上气了……那成,我猜猜吧。“

”诶,也行。“

两个人都没出声。

”青啊。“

”嗯。”

“你那儿下雨呢?”

“是啊。”

“...

【荼岩】山雨

本来想给合志写点啥,但是实在昏了头错过了DDL。而且这鬼玩意实在拿不出手,随便看看吧。

青年拎着一个一升的塑料水瓶走在山路上。 


水瓶配色很好玩,像是从玩具水枪上卸下来的水胆,他将它在手里握得很稳。葱郁森林里能很轻易地看见青年穿着一件红色的冲锋衣,拉锁拉到顶,脸在衣领间显得小且稚嫩,好像只有十五岁。但他孤身一人走在山里,却又显得熟稔。速干的长裤,袖口裤脚都扎紧,还有一双新旧适当的登山靴。但他又没有背包,就轻巧地拿着水瓶行走,跨过倒伏的潮湿树干和上面生长的蕨类植物。 


现在是晚上七点,太阳正在落山。青年走的是杂草里难以分辨的小径,卵石遍布,时常有细细凉凉的溪流穿过。...

【孤曦】入梦何梦(全)

孤剑我的心,曦月我的肝,孤曦我的小心肝(…)

说起来肝出曦月之后孤剑依旧不知在哪里,若有一天能抽到,就开车吧_(:з」∠)_


日光最足的时候,孤剑肩膀被人碰了一下。他睁眼,正看到灼灼一朵桃花翩然落在膝头。

曦月刀正坐在他头顶桃枝上,嘴角噙着一丝戏谑的笑容,见他看过来,小腿轻弹,短靴磕上他肩膀。


孤剑蹙眉,低声警告,却也没带半分怒气:“曦月。”

曦月便笑吟吟地同他辩解:“你不是说黑衣经脏,看在我特意来找你的份上,便不要介意这些了,行也不行?”

孤剑答道:“不行。”

曦月失笑,从桃枝上一跃而下,轻轻巧巧落在他身边,凑过去唤他:“孤剑,别这么无情啊。”

他头发几乎不曾认真打理过,飞蓬着挠在孤剑颈侧...

【孤曦】入梦何梦

在这个致力于推广阴剑阳刀先敌后友的游戏里,热衷剑攻刀受。

上课的时候没电打游戏,随便写写,有时间补完。

日光最足的时候,孤剑肩膀被人碰了一下。他睁眼,正看到灼灼一朵桃花翩然落在膝头。

曦月刀正坐在他头顶桃枝上,嘴角噙着一丝戏谑的笑容,见他看过来,小腿轻弹,短靴磕上他肩膀。


孤剑蹙眉,低声警告,却也没带半分怒气:“曦月。”

曦月便笑吟吟地同他辩解:“你不是说黑衣经脏,看在我特意来找你的份上,便不要介意这些了,行也不行?”

孤剑答道:“不行。”

曦月失笑,从桃枝上一跃而下,轻轻巧巧落在他身边,凑过去唤他:“孤剑,别这么无情啊。”

他头发几乎不曾认真打理过,飞蓬着挠在孤剑颈侧。孤剑没动,敛着眉不去看他,也并没有...

【荼岩】金风玉露 01

一个仙非仙道非道武非武文非文的故事。迟了一点,但是能凑上一点他们相逢的时间就好。碰到就是快事。


人间一相逢,风月好幸事。


01


神荼行至燕坪时,端午过了五天。他到翠屏阁点了酒菜,坐到临窗位置,放眼望去,窗外春水碧山绿成茫茫一片,甚至分不清边界。


杯中斟着温好的黄酒,湖面的水汽扑面而来。风冷而柔,酒温且辣,当得自在二字。


他算了一下日期,离北方陇所大比还有十日。燕坪已属北塞,陇所近在眼前。陇所是漠北黄沙里少见的一块绿野,四周山地圈出的一方宝地。


他吃完酒菜,留下银钱,出门寻了一家偏僻的客栈留宿。上楼时一只毛色深黑如墨的狸猫攀...

© 秋叨鱼 | Powered by LOFTER